湖南高院女法官之死:在微信聊天中,她一直稱兇手為“慧”

澎湃新聞首席記者 譚君

2021-01-14 09:27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周春梅。 湖南高院 圖 (本文除標註外均為澎湃新聞記者譚君拍攝)

周春梅。 湖南高院 圖 (本文除標註外均為澎湃新聞記者譚君拍攝)

周春梅怎麼也想不到,她會喪命於自己親暱稱呼為“慧”的同學手上。“慧”因為一場勞動糾紛,不斷請求身為法官的老鄉和同學周春梅幫忙打招呼,卻遭到拒絕。2021年1月12日早上,在家裏的地下車庫,周春梅被扮演成保潔員、盯梢了5天的“慧”,用刀刺死。
“真的好痛心!想不通為何會出現這種事。”1月13日,周春梅的多位同事向澎湃新聞(dt.xwse.xyz)回顧了事件經過。周春梅的同事回憶春梅。

周春梅的同事回憶春梅。

“慧”的勞動糾紛
生於1977年的向慧,和周春梅一樣,都是湘西姑娘,考取湘潭大學,並讀完碩士。攻讀不同專業的兩人,走向了不同崗位,並都來到省城長沙打拼。
2003年,在吉首大學任教並讀完法學碩士研究生的周春梅,考入湖南高院工作。2015年《中國審判》雜誌第十一期,以《春梅香自苦寒來》報道了作為湖南高院2014年度辦案能手的周春梅。稱她全年辦案數位居全院三個民事審判庭第一,所辦案件經評查全部為優秀,且無一超審限,無一上訪鬧訪,無一因過錯被髮回、改判;稱她“從小就懷揣着法官夢想,併為實現這一夢想而堅持不懈;明辨是非、善用法理、準確衡平、案結事了;情繫婦女兒童,用‘愛之光陰’傳播温暖和正能量。”
機械工程專業的向慧,2000年8月入職湖南湘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但在這家國企工作了18年10個月後,被單位解聘了。向慧提起恢復工作的勞動仲裁,未獲支持,之後向慧在長沙市、區兩級法院起訴,也未能挽回工作。隨後,向慧向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了再審申請。周春梅的辦公室。

周春梅的辦公室。

此時,作為同學兼老鄉的周春梅,正好是湖南高院審監一庭的副庭長。實際上,向慧的案子在長沙市嶽麓區法院一審和長沙中院二審時,她就已經多次找過周春梅,希望打招呼,但周春梅拒絕了。
這一次,向慧的官司打到了面前,周春梅仍然沒有打招呼。
向慧勞動糾紛案的再審審判長蔣琳告訴澎湃新聞,2020年8月,向慧案分到他手上,他完全不知情向慧是周春梅的同學。
“我們當時舉行了聽證,湘郵公司從一審到再審,一直是兩個律師代理這個案子,向慧這邊也一直是她一個人進行訴訟。我們舉行了聽證,關於公司解除她的勞動合同,我們認為是合法的。主要是三個方面,一、她打了公司領導,並被公安行政拘留和罰款,二、她在微信羣發表不當言論,三、她有曠工行為,公司根據員工手冊等解除她的勞動合同並不違法。她要求二審法院調查取證,但她申請的調查內容不明確,法院主動調查是有明確規定的。所以我們駁回了她的再審申請。”蔣琳介紹,下判後,向慧曾多次打法官助理電話表示不滿,“但我們也只能按法律和事實來辦。”周春梅辦公室內的法律書籍。

周春梅辦公室內的法律書籍。

蔣琳説,2020年10月,向慧案辦結一段時間後,周春梅到他辦公室説,“實際上我同學的案子在你手上,叫向慧的。”蔣琳説,“哦,是有這麼個人,勞動爭議案。”周春梅説,“她是沒什麼道理,找我好多次,要求我向一、二審法院打招呼,搞完了我才跟你講這個事。”
“她不想得罪人,但更不想違背原則
審監庭法官對周春梅的這種“鐵面無私”並不詫異。
“這種做法對她來説很正常。”審監庭法官孫建立告訴澎湃新聞,周春梅的正直清廉,“有目共睹。”
孫建立説,“春梅是個很重感情的人。她並不想得罪人,但也不想違背自己的原則。”周春梅曾作為普法專家參加湖南當地電視節目。 截屏圖

周春梅曾作為普法專家參加湖南當地電視節目。 截屏圖

孫建立介紹,在協助處理春梅的後事時,他從有關方面獲悉,在微信聊天中,不管向慧發多大的脾氣,春梅一直稱向慧為“慧”。“她拒絕了向慧的請求,也拒絕了她送的財物。”
審監一庭庭長伍斐告訴澎湃新聞,周春梅不但業務精進、而且作風正派,黨性強。“她一直以自己能成為一名法官而榮耀,對自己的職業感到自豪。一方面,她非常善良,有愛心。她看到一些當事人確實可憐,原則範圍內可以關照的,她一定要關照,有些當事人囿於法律知識缺乏,證據蒐集不那麼全,認定事實可能會對他不利,她就儘可能組織調解。另一方面,她很有原則,如果有人向她行賄,對她來説是一件麻煩事。”
據澎湃新聞此前報道,近年來,湖南高院針對法官廉潔問題發佈多項規定,並處理了相關人員。如2018年11月,湖南高院發佈“十二條禁令”,第一條便是“嚴禁接受案件當事人及其代理人、辯護人、請託人或管理服務對象所送禮金禮品、消費卡等錢物,及參加由上述人員支付費用的各種宴請、休閒娛樂、旅遊等活動”。2020年2月,湖南一鐵路運輸法院副院長因違規轉遞材料和過問案件,被黨內警告處分。
禮物太貴,想湊兩個生日一起買
1月13日,審監庭工作人員打開了周春梅辦公室的門。在這張堆着厚厚一摞案卷的辦公桌上,嵌在透明台牌裏的紅字《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十二條禁令”》,被立在最高處。周春梅的辦公桌上立着醒目的《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十二條禁令”》。

周春梅的辦公桌上立着醒目的《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十二條禁令”》。

坐在周春梅對面的法官劉柳,至今仍沉浸在悲痛之中。
“她是個很樸實的女孩子,講話很直,但她對自己很苛求、節儉。她和她老公,中南大學法學院的教授,認識22年了,他們是大學同學,感情一直很好。每次過生日前,她老公都給她送件禮物,由她選。她一直想買個戒指,去年生日當天,她去看了,回來我問她去看中了沒有。她説,看中了,價格有點貴,兩年生日湊一起過,明年再買。”
劉柳説,她想不通為何會發生這種事。現在她滿腦子都是星期一上午,和周春梅匆匆一別的畫面,“她對朋友特別好,上禮拜我住院,她一直要求來看我。我説不要來看,馬上就要出院了,週一我有個案子聽證,就來辦公室,見到她一面,沒想到是永別。”周春梅的辦公桌上壘放着待辦理的案件。

周春梅的辦公桌上壘放着待辦理的案件。

周春梅的助理黃理也是眼圈通紅,“她的大兒子16歲,小女兒才2歲多。她的第二個孩子是早產兒,提前了兩個多月,休產假時,她手上的案子還沒辦完,就叫我們把案卷送到她家裏。”
在伍斐的印象中,周春梅是個很“可愛”的人。“她長得漂亮,笑起來嘴角有個甜甜的小酒窩,平時講話也是笑語盈盈,温婉可愛。”更重要的是,她還是業務能力非常強的副庭長。“有她在,我的工作輕鬆不少。她對條文的理解、法律的適用,非常到位。我經常找她討論。她是我們院的專業法官會議委員,是精審團隊長,所有上訴、抗訴的案子,通過她的精審團隊,都辦得非常精細、紮實。她還提煉裁判規則,每年撰寫法學理論文章。她寫的裁判案例,入選了2018年最高法首屆優秀裁判文書。”伍斐説,“就在案發前一天下午,我們還請她帶領大家一起學習《民法典》時間效力的相關條款。” 周春梅曾接受當事人送的錦旗。 來源:湖南高院

 周春梅曾接受當事人送的錦旗。 來源:湖南高院

然而,一場周春梅完全沒有防備的謀殺,等候在她次日上班的途中。對法律的精進和信仰,沒能讓她免於險惡的人心。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徐笛
校對:張豔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湖南高院,女法官

相關推薦

評論(2687)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户端下載

熱話題

關於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繫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