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更新全球各地新聞資訊,在碎片化信息中發現世界趨勢。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29

您好,謝謝提問。我認為在目前的世界輿論環境下,如果一旦發生志願者因為此項實驗而產生的危險或者死亡的情況,肯定會有大額賠償的。畢竟這項人體挑戰實驗的計劃在科學家們預定的相對安全環境下,還是為志願者設立了接近高達幾百英鎊每天的酬勞。而且,自願參與這項計劃的我覺得可能還是以相對較窮的人為主的,從本質上來説有點窮人試藥的意思,真正的貴族和有錢人估計也不會為此冒險,不管怎樣,損失健康總是不好的,但是窮人就不好説了,為了生存可能他們啥都可以出賣,況且他們本身在社會上也沒啥話語權。現在輿論環境比較好可能窮人們的處境還好點,在歷史上,英國一直有拿窮人開刀的傳統,比如20世紀之前的英國很多外科手術都是很血腥殘忍的,醫生們為了練刀,通常都會找窮人下手,富人貴族有時候還會去像看戲一樣的觀看那些外科截肢手術,因為當時的麻醉、消毒和滅菌技術並不成熟,輸血也因為血型尚未發現而實現不了,很多的外科大手術尤其是截肢手術其實成功率很低,很多人是疼死在手術枱上的,即便像李斯特這樣的大名醫,也曾經導致過一刀三命的血案,不僅手術病人死了,助手也被他的鋒利快刀劃傷感染而死,手術枱下的一個看客也因為被李斯特鋒利的小刀甩到自己的外套上而恐懼嚇死。而且在1832年,英國政府還曾頒佈過一部《解剖法》,為了迎合社會大眾尤其是醫生羣體對解剖學發展的需要,提升英國的醫學水平,英國政府決定要讓對國家貢獻不大的窮人身體反哺社會,規定醫生可以解剖濟貧院中無人認領的窮人屍體,有些窮人甚至還沒死透,就被人拉去醫學院做解剖了。不僅如此,近代英國甚至有種説法叫做“貧窮就是犯罪”,意思是國家給了你自由發財的機會,也為你創造了自由發財的社會制度,如果你還那麼貧窮的話,那就是你自身懶惰和道德方面的問題了,比如犯了吃喝嫖賭的大忌等等,需要送到濟貧院中勞動幹活去。這就像東野圭吾在《嫌疑犯X的獻身》的那個被害人替代者一樣,在資本主義社會制度唯財富看英雄的理論視野下,有些人特別是窮人流浪漢們本身在社會上的存在就是比較可悲的,其人權很難説可以得到完全的保障。這次人體挑戰實驗輿論發酵比較厲害,如果有窮人應徵者的話,對他們的人權保障應該是個利好,如果出現危險事宜,應該會有不少補償。當然也有可能會有道德高尚的貴族富人志願者願意為此事業獻身而不要補償的,這就要看志願者和人體挑戰實驗組織者的具體合作協議了。

13

您好,謝謝提問。我覺得這個問題從歷史發展來看肯定有文化因素的影響,英國一直就是個太過於注重自由的國家,政府一般不會介入管理很多的社會事務,個人是比較自由的,即便是在19世紀城市化工業化狂飆突進疫病氾濫時,英國人還是不願意接受政府的醫療衞生隔離管制,發出過“寧願自由的死,也不願被管制的活”的呼籲,甚至在19世紀後半期天花疫苗已經證明是安全可靠的情況下,還曾經組織過大規模的反接種運動,迫使政府同意簽訂了豁免民眾接種義務的法案。所以羣體免疫我一直認為就是政府覺得自己無論怎麼做可能民眾也未必聽從,那不如就靠公民們自己自覺,搞羣體免疫,誰死誰負責。而且,我認為英國之所以敢搞羣體免疫而不怕亡國滅種,可能還是他們覺得這種病毒的直接致死率並不高,對整個社會的威脅沒有那麼大,雖然死亡人數不少,但很多是有基礎病的人士,而這些人士可能一般的流感也可以致死,所以對這些死亡數據政府也不怎麼太緊張,如果政府真要認為這種病毒非常厲害,會讓整個國家陷入到不可控的亡國滅種可怕狀況的話,我想他肯定不敢去搞什麼羣體免疫,畢竟,英國政府在病毒變異情況不確定時候也曾經緊張過搞封城啥的。這次搞人體實驗,我覺得也還是國內自由主義文化的體現,我自由的招募,給的條件也不錯,你接受條件後自由的來做小白鼠,誰也沒有強迫誰,都是雙方完全自由的選擇,所以咱們彼此誰也別説誰,況且從整個人類對抗新冠病毒、更好認識與研究新冠病毒等大方面來看的話,這種實驗還是有它的積極意義的,而且危險係數也不高,從大倫理方面來説也算是過關的。
關於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繫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